您当前位置: 主页 > 高手过招 > >> 首页

人生的短暂与无常我们确实无法去改变

2017-09-10 12:57 http://www.youjifeishebei.net.cn 二妹独家秘诀 【字体:

团年饭是我们家的传统。
  
  二十年前的那个秋天,父亲突然离开了我们,我们全家都陷入了巨大的伤痛之中。其时我的两个弟弟都是十几岁,我也刚刚二十出头,三个哥哥虽然成了家却还未立业;习惯了小女人生活的母亲眼中满是迷茫与无助。风雨飘摇中我们迎来了一九九一年的春节。年二十九晚,我们的大哥把他的五个弟弟请到了家中,几个菜,几瓶酒,边喝边谈、有哭有笑,然后六兄弟达成了共识:我们是铁汉的儿子,我们也要做铁汉!我们必须让母亲的脸上重现笑容!同时也议定:往后每年过年的前一天的晚餐就是我们家的团年饭,由我们兄弟从大到小轮流作东,我们所有的家庭成员不管是做什么,不管身在何处,都必须在这个时候回到这个小山村的家里吃饭。后来我的堂兄举办了第七届的年饭,也就是第二轮的开始。今年又是我们最小的弟弟第三次作东,刚好二十年整。
  
  二十年的时光转瞬即逝,我们的家庭早已走出了昔日的阴霾,这期间唯一让我们悲哀的是我的母亲因为思念父亲的肩膀而匆匆地升入了天界,永远地带走了人间的那份慈爱。可喜的是这许久来全家人丁兴旺,顺心顺意和和美美地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夏春秋冬。而团年饭永远是我们家春节中不变的主题,也早已成为了这百里八乡一个佳话。每一个轮值东道主在这一年中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也必定是“今年我办年饭”。语气中透着一份难抑的自得。虽然我们曾经严格地规定这顿饭不许奢侈浪费,但这些年还是出现了互竞奢华的势头,连我这个经过“民选”的“家庭纪委书记”也禁止不得。来家吃团年饭的人越来越多,一个个总是兴致勃勃热情似火。其实我们家的大部分成员都在各自的城市里有着不错的安乐窝,但为着这顿饭,不管情况怎样,总会如期而至决不爽约。
  
  记得几年前我们一个在大西南的侄子处理完手头的工作时离年饭时间只有八个小时,当一千公里外的游子终于在天黑以前出现在大家面前时欢呼声鼓掌声和热切的拥抱就好象在迎接击毙了美国总统而凯旋归来的英雄。是啊,异乡的游子,完美的年饭,我们有理由为自己感动!
  
  小弟为今年的年饭可谓煞费苦心,本来他们已经在某个繁华的城市定居了很多年,大概是农历的十二月中旬弟媳就回到了老家做各项准备,虽然我们在老家都各自有着宽敞而现代化的住房和厨房,但各项清理工作也着实把她累得够呛。有时候我们笑她:累吗?她在围布上擦擦手揉揉腰然后眉开眼笑地说:开心!!!我们家的男人大多养成一个坏毛病:会说、会吃、不会做。所以做我们家的女人是有点亏,最起码是有点累了。
  
  六点正,准时开席。大厅里满满的六大桌,首席当然是我们七兄弟加上一个外甥和几个已经事业有成的侄儿。同往年一样也有几个前来感受“年味”的朋友,只因不敢喝酒而溜到女人小孩的桌子上去了。酒是好酒,烟是好烟,桌子上各种菜肴堆积如山。一派欢度丰年的喜庆景象。我们七兄弟中的四个小的都不爱酒,但今晚的情形一定要公平。不猜拳、也不行令,中国的酒文化太博大精深,我们就玩最简单的:首先每人三杯,其次由大到小每人走一轮,愿意额外单挑的悉听尊便。
  
  按照惯例,大哥二哥依次致辞,大意是:“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天又过年啦!皇帝说:我们要吃好、喝好、玩好,把年过好,然后我们全家明年就会更好!”在掌声中和嬉嬉嬉哈哈声中我们对桌子上的美酒美食发起了全面的总攻。喝酒时总会有个别人要耍耍赖皮,一般都是先装腔作势地摸摸头,然后可怜兮兮地说“我血压有点高,要少喝几杯,大家要放我一马。”大家就起哄:“年轻轻,血压为什么高?血压都高得,酒为什么就喝不得?”于是赖皮者翻了几下白眼后就很乖很乖的来者不拒了。其它几桌也没闲着,女人孩子们也各自用红酒、饮料你一杯我一杯相互祝福相互干杯,一时怪叫声欢呼声充斥了整个空间和时间。
  
  六瓶国酒空掉了,大家狂欢之余都学起了那关云长,一个个把小脸儿弄得通红通红,连我这个号称“不出世的高手”都是头重脚轻行如弱风摆柳了。这时我那个外甥皇帝举着一杯酒摇晃晃的来到我身旁,严肃认真地说:“四、、四舅,我两兄弟单、单独喝一杯!”兄弟叔侄们跟着说:“对,两兄弟单独喝一杯!”那些女人孩子们又是一阵海啸般的坏笑,只有我那个笨笨的小儿子冲到他的表哥面前不停地大叫:林哥哥,你说错了、、、说错了、、、、
  
  年饭中我们还有两个重要的环节:一个是凡在读书的孩子们都要单独用几分钟的时间向全家人介绍一下今年的学习状况和明年的学习计划,孩子们大都会按自己的承诺去做,有些达不到目标的我们也从没有勉强过。另一个则是孩子们最关心最喜欢的热点环节:我们七兄弟要给所有还没有出来工作的孩子们发“压岁钱”,已经工作了的大哥大姐们也要给小弟小妹们发红包;压岁钱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小学、中学、大学各自不同,还没有入学的孩子同小学生一样;本年出生的孩子和大学生一样;男孩或女孩第一次带回家过年的女朋友或男朋友也同大学生一样;具体数目由七个女财政部长共同决定。七人所发出的红包一视同仁绝对平等。有一次由于大意导致一个三岁的小侄子发现自己有一个红包里面的钱颜色不对,经过努力最终维护了自己的正当权益。
  
  酒醉饭饱之后,孩子们被告知今天晚上除了不许拆房子之外其它什么事都可以做。所有的成年人都参与打牌或者聊天,想赢钱的就找牌技臭的;怕输多的就找打得细的;自由组合、各得其所。坐定之后,各自的女人就会为男人点上一堆数目相同的钱,反正有一个输完了就不打了。有谁如果想包赢不输就坐在我们四位旁边看着,见谁赢得一手好牌就可以“分红”,往往可以分得一笔不菲的“压岁钱”。女人们清扫完毕后也不会闲着,一个个玩得比我们还欢。
  
  可怜我们一个个醉眼朦胧,输也输得糊糊涂涂,赢也赢得不清不楚。但无论输赢,我们都把这种节日的快乐与放纵张扬到了极致,我们自己能感知到,我们的家人能感知到,连院中的花草和天上的星辰都能感知得到啊。但我们应该过好每一天,过好每一年;我们的老祖宗赐予了“年”这样一个人生的驿站给自己的后世子孙,我们在享用先人的遗产的同时也让自己的人生得到必要的休整;要用心感谢我们的老祖宗。我们始终相信:家是我们永远的港湾,年是我们放肆的理由。
  
  

上一篇:现在许多事还瞒着 只有天知地知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